您所在的位置: 合肥家事律师网 >成功案例

律师介绍

唐婷婷律师 唐婷婷律师,女,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硕士,《法治时空》栏目特邀嘉宾律师,现为北京盈科(合肥)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专业委员会主办律师。盈科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全球化法律服务机构,总部设在中国北京,在中国大陆拥有39家办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唐婷婷律师

电话号码:0551-65951200

手机号码:18096624842

邮箱地址:731937257@qq.com

执业证号:13401201511283502

执业律所:北京盈科(合肥)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政务新区南二环与潜山路交口新城国际商务中心C座11层

成功案例

在电话里办结的离婚案

2005年,在上海一家服装厂打工的沈红芳经人介绍,认识了另一家服装厂的江西籍打工仔雷祥波。两年后,两人在靖江领取了结婚证,当年年底,他们的女儿出生了。外孙女满月时,沈仁义给结婚后就没回过靖江的女婿打电话,要求他回来给孩子办满月酒,被其拒绝。操持完外孙女的满月喜宴后,沈仁义立即赶往上海找雷祥波。可雷祥波露了一次面后,就再不肯见他。随后,沈仁义租车,乘火车,乘汽车,先后十几次到上海找女婿,为此花掉一万多元,但雷祥波避而不见,连宿舍都不回。四个月后,沈红芳回到上海,发现丈夫与另一个女人有染。夫妻争吵后,雷祥波换了工作单位,在沈仁义父女面前彻底失踪。

通过多方打听,沈仁义父女再次找到了已换工作单位的雷祥波的电话。外孙女周岁生日时,沈仁义再次打电话请女婿回靖江,女婿答道:"我不去,我没有那个家。"看到雷祥波这样绝情,沈红芳决定与他离婚。雷祥波下落不明,沈红芳起诉离婚。

沈红芳的律师包利群对父女俩说出自己的担忧:"你们要有思想准备,这案子可能会拖上很久,更何况雷祥波很难找到,判决离婚的可能性不大。"父女俩一听,心都凉了半截。雷祥波久不露面,夫妻关系名存实亡,沈红芳又无法从法律意义上结束不幸婚姻,开始新生活,连女儿的成长也会受到影响。沈仁义心事重重地说:"那我们要不要送点礼给法官啊?"包利群一听这话,笑着说:"你们知道吗?处理这个案子的法官叫陈燕萍,在她面前啊,当事人的礼永远送不出去。"

律师的顾虑不无道理,沈红芳离婚案中,被告雷祥波下落不明的时间不满两年,沈红芳也不能证明与丈夫因感情不合分居超过两年。依据法律,如果找不到雷祥波,必须下发公告,然后缺席审判,缺席审判的结果多数是判他们不离婚。这样一套程序走下来,最少也得两年。

当事人下落不明,法官下发公告一点都不错,判决不离也很正确。但是,陈燕萍没有草率地运用公告程序,她说,发公告是找不到被告的情况下最后实行的法律方式,依照公告方式审理的案件,往往案结事难了。她也没有简单地按常规程序来简单处理此案。沈家人现在掌握的唯一一个线索就是雷祥波的手机号码。但想找到雷祥波谈何容易啊,沈仁义前后花费一万多元,多次到上海寻找,都没有找到雷祥波。陈燕萍给了当事人一句话:找雷祥波。哪怕只有1%的可能,也要找到他。

她让书记员用座机拨通了那个手机号码,雷祥波接听了。书记员向他说明了法院审理沈红芳与他离婚案的相关程序,告知他什么时候开庭,请他提供住址电话,并到时出庭应诉等。雷祥波撂下一句话:"这婚是要离的,但我不会提供住址,也不会再去靖江。"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从那时起,无论用办公室的座机怎么打,雷祥波就是不接听。[page]

陈燕萍想到座机不行,就用自己的手机打,雷祥波接听了。陈燕萍介绍了自己,并说清了用意。她说:"婚姻关系涉及到你的人身关系,你必须本人到庭应诉,陈述你的理由,法院才能保护你的合法权益。"雷祥波听完又将电话挂断。过了一天,陈燕萍又用手机,打电话过去,雷祥波接时,很不耐烦地说:"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法官?""你这法官怎么这么烦啊?说离就离呗,你判就是了。我也不会告诉你我在哪里,你能带沈家人来杀我吗?"

通话过程中,电话记录是经常写不下去的。面对这位性格固执、偏激的当事人,陈燕萍丝毫没有气馁。陈燕萍还是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,与雷祥波交流,谈心,尽一切可能地打消他的顾虑,取得他的信任。"我的名字叫陈燕萍,你可以到网上搜索这个名字。然后,再找一位律师咨询一下离婚的相关事宜。"陈燕萍真诚地说,以打消雷祥波的不信任。渐渐的,雷祥波的态度有了明显的缓和,有两次,与陈燕萍聊的时间都超过20多分钟。他告诉陈燕萍自己与沈红芳恋爱、结婚的经过。说他之所以不愿在沈家生活,一是因为不适应靖江生活,二是他在沈家的几天里,曾因琐事与妻子的家人发生争执,他闹着要自杀,沈家为此拨打了110,让他没有人身安全感。最后,他对陈燕萍说:"我与沈红芳已没有了当初刚恋爱的新鲜感,因为长期分居,我们感情更加淡薄,所以我同意离婚,但不会到靖江去离。我还是不相信你们,我怕到靖江后,沈家人串通派出所,把我关起来。"随后他又挂断了电话。陈燕萍又一次打过去,给他打包票:"你到靖江,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,你来我接你,你走我送你。"

通过十几次的电话沟通,雷祥波终于同意以书面答辩的形式应诉。沈红芳与雷祥波都明确表示,双方感情破裂,都同意离婚,法院最终判决两人离婚。这时距离沈红芳起诉的时间,才过去两个月。

"以前我没打过官司,我怕法官,他们都很威严。"沈仁义说。可是,他见到陈燕萍后说:"陈法官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,她朴实、和气、平易近人,说话做事特别公道,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处处帮我们想办法。她用自己的手机,一次又一次打电话劝雷祥波应诉,我们看着都很感动。"

判决后,陈燕萍叫住了沈红芳,望着她,语重心长地说:"案子判了,你不要灰心,你还年轻,以后的路还很长,要坚强地面对今后的生活。还有,你有没有从这件事中得到教训呢?以后谈对象,一定要好好观察一个人,了解他的为人,他的生活习惯,慎重地对待结婚,不要过于草率!"一番话,说得沈红芳含着眼泪连连点头。[page]

沈红芳与雷祥波离婚案从法院立案到判决,只用了两个月。沈仁义一家像是卸下了沉重的包袱。从法庭出来已是中午,沈仁义请陈法官吃顿便饭,陈燕萍拒绝了。

记者回访时,当事人沈红芳在上海打工。一提起陈燕萍,50多岁的沈仁义连声说:"那是个好法官、好人。"

沈仁义对记者说:"记者同志,你这是到我家里来采访,如果你要我上城说,上任何地方说,我都愿意,我无论如何都要赶过去,我万分情愿讲陈法官的事情。"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Copyright © 2016 www.0551hunyi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网律科技